一条於罢了

咽炎老男人,努力活命

一世平安【巍澜/定制/短】

我爱逍遥,啵啵啵啵啵啵啵啵!

勋阖梦生少离亡:

一世平安
.
.
.
.
赵云澜很少在意自己的身体,有的时候连内心都懒得去分神,不管是在遇到他之前,还是之后。
.
都没有变过。
.
他玩世不恭,像是只流浪但是选择停留的狼。
没有逼迫,自愿留下。
.
留在这暗流涌动的龙城,坐着赵处长的位置。
没日没夜的工作,后来他想想,若不是身边尚有牵挂,与那地星的工作机器又有什么区别?想不通,想不透。
有的时候他笑,笑自己越来越容易牵肠挂肚,容易关照自己,容易沉稳沉默,容易见异思迁。
.
“大庆,你说爱一个人是什么样子。”没有怀疑,因为他心中已有定论,“我觉得就是把自己活成对方的样子,越来越像。”
大庆坐在桌上,抬头看着明晃晃的天花板,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他知道赵云澜的所有,近乎一切,但是却还剩了那么一点。
.
那一点,他心知永远看不透。
黑猫聪慧,令主又怎会不明了。
.
不愿面对罢了。
.
.
.
.
.
.
.
.
.
.
.
沈巍,沈巍。
.
赵云澜都知道的。
.
那所有人都看不透的“一点”,叫沈巍。
.
地星的黑袍使,万人之上的小鬼王,还有龙城大学的顶级教师,特调处的特别顾问……
还有……
.
他赵云澜这辈子再也放不下的人。
.
.
“沈巍啊沈巍,你说你这么好,叫我怎么放得下…”
明知放不下,却还是飞蛾扑火,自取灭亡。
.
.
“沈教授……”
“沈教授……”
“我怀疑过你那么多次,每次都选择相信你。”
明知相信,却还是因为怀疑颤抖着灵魂。
.
.
“值得吗?”
明知他会说“值得”,却还是想问。
问他的真心,求一句承诺。
.
.
他躺在床上,把脸埋在枕头里,伸手去摸床头柜的糖盒,却发现早已经空空如也。
沈巍现在不在,他自己却早已养成了有人替他买糖的日子。
.
他说,抽烟不好。
他便坚定了戒烟的决心。
.
那你说……
若是我伤害了自己,他会回来吗?
不知道。
.
那就试试吧。
.
.
.
.
.
.
.
.
.
.
.
.
.
我不知道我们这么做,是对还是错。
“那沈教授,我就先做了。”赵云澜轻声呢喃,“你神通广大,定能看的清清楚楚。”
烟雾缭绕里,他看不清楚。
这样是恍惚的感觉好像…自上次双目失明之后就再也没有过了。
心中一想起这件事情便是千万点苦涩,他知道的,他都知道。
.
沈巍跪在雨里,一言不发。
只为替他求一位医生。
.
他不知道。
因为他当时觉得理所当然。
.
.
.
.
.
.
.
.
.
.
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开始做梦,赵云澜习以为常,以此为乐。
因为在这里他往往能看见他这辈子最牵挂的人。
他彬彬有礼,一介书生样子,圆框的眼镜也没有挡住那清澈的眼眸,举止谈吐无一不优雅,无一不动人。
他张嘴,却发不出声音,但是这样凝望,也算是满足。
.
转瞬之间他差点惊叫着醒来。
.
鲜红的血液铺天盖地,偏偏绕开了他脚下的一片空白,只有他的脚下。
他哭喊着他的名字,他看着那个身影慢慢跪下,又缓缓的消失不见,留下一根尖锐的钉子,死死扎在他赵云澜心里。
.
他哭了。
.
但没有声音。
.
.
.
.
.
.
.
.
.
.
.
“赵云澜。”
“赵云澜。”
.
听着熟悉的声音睁眼,他揉了揉眼睛。
“沈教授…沈巍……”
.
他下意识的伸手,希望握住在他梦里出现千百遍的身影,委屈的唤着他:“沈巍…小巍…为什么不回来…我想你了…”
.
“我想你了……”
.
.
意料之外,他的手被握住。
整个人被拉了起来落入一个冰冷但是熟悉的怀抱,他愣了愣,眼角便顷刻间通红。
.
他挣扎着捶打那人的后背,全然没了平日里玩世不恭的样子。
“你还知道回来啊…”
“沈巍你这个混蛋。”
.
.
.
.
.
.
.
.
.
.
.
.
沈巍嘴笨,不会说什么客套话,连安慰人,都只会重复为数不多的套路。
.
“云澜,我错了。”
我知道了。
.
“我应该早点回来。”
你还知道?
.
“对不起。”
说了好几遍了。
.
“我爱你。”
恩…恩?
.
“你是我这辈子的牵挂。”
恩?等下!
.
“我找了你一万年,相信我会来找你,不管什么时候。”
谁教你的!
.
见沈巍还要往下说赵云澜一把捂住他的嘴,看着那对清澈的眼睛他竟然一时没了说辞。
“我……”
.
“算了,原谅你。”赵云澜叹了口气。
.
“还有,我也爱你。”
.
.
.
.
.
.
.
.
.
.
沈巍不进嘴笨,还容易脸红。
.
赵云澜跟他袒露心声的第三十个小时,他的脸还是红的。
说话也结结巴巴,眼睛也不敢看他。
.
一副傻小子的样子。
.
一个等了他一万年的的傻子。
.
.
.
.
.
他没有问沈巍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不回来,因为已经不重要了。
他只在乎这个人以后……
.
不要再离开他就是了。
那满眼的猩红,他相信沈巍也不会在叫他见到。
.
今生今世,沈巍以自己的生命护他赵云澜周全,就算没有那长生晷,没有山河锥…他也在心里相信沈巍跟他千万年的承诺。
.
.
我会找到你。
不管过了多久。
.
.
化身为滔滔江水,巍巍高山,护他赵云澜。
.
一世平安。
.
.
.
.
.
.
【爱上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,想你是我最甜蜜的痛苦,和你在一起是我的骄傲,没有你的我就像一只迷失了航线的船。】
.
文/逍遥

评论

热度(20)

  1. 一条於罢了Arctic-逍遥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爱逍遥,啵啵啵啵啵啵啵啵!